笔趣阁
  1. 笔趣阁
  2. 其他类型
  3. 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[基建]
  4. 第685章 番外
设置

第685章 番外(1 / 1)


遣散众人后,思诺独自来到寝宫附近的小树林。年幼时,在被检测出没有魔法天赋之后,他的住所就被搬到了皇宫中偏僻的一角,后来皇城被星际兽群袭击,这里变成了一片废墟。重建之后,他的寝宫变得比之前更大更漂亮了,而这片小树林,也在他的要求下恢复了原状。少年来到林中长得最好的一棵树下,熟练地爬到了树顶,在他的专属位置上坐了下来。从小到大,他什么都不行,唯有爬树是一把能手。思诺望着远处的景色发呆,看着那幽蓝明净的天空,似乎只有在这样的时刻,遮蔽在他脑海中的那片混沌才会被拨开,变得清明一些。不知过了多久——“殿下。”听到熟悉的声音,思诺慢吞吞地低下头,对上一双灰蓝色的深邃眼眸。他眨眨眼,望着站在树下,仰头望着他的金发男子,安静地没有说话,神情看着有些恍惚。下一刻,站在树下的男子,出现在了他身旁的位置。“殿下。”他再次喊了他一声。男子忽然来到身边,思诺并没有被吓到,他只是轻啊一声,看向他,说道:“阿盛,你回来了。”“嗯。”司盛望着他,神色温柔,在别人面前冷酷强大的帝国元帅,在他面前,却永远都是那个忠心耿耿的小护卫。“上面风大,我抱您下去吧?”他温声道。思诺摇摇头,“我想再坐一会。”“好。”司盛没有勉强他,而是手掌轻轻翻转,只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,傍晚变得凌冽起来的风,顿时就和煦下来,甚至带着丝丝暖意。思诺有些羡慕地看着司盛,拥有全系元素天赋的司盛,随意一施为,都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高度。“殿下,您有心事?”从小一起长大,又是他的贴身护卫,司盛了解他所有的习惯。比如,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会来到小树林,爬到树上看风景。思诺想了想,说道:“我今天让水晶球发光了。”司盛伸手,似乎想要搂住他,但最后还是把手收了回去,两人之间保持着一个拳头的距离。“殿下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他低声道。只有成为元素师,并且至少到达一星实力,思诺才能获得跟普通人一样长的寿命,常规的办法不行,那就只能……少年纤细的手,忽然按在了司盛的手背上。司盛抬眸,望进少年清澈的眼睛。然后,他听到少年用轻缓的声音,问:“阿盛,你……还是你吗?”司盛心头猛地一颤。他张了张嘴,最后,却只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无奈的笑,“殿下,您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敏。”闻言,思诺垂下眼睫。并不是这样……他其实很笨的。那些被世人所称赞的属于他的功绩,其实都是他在父皇的引导下做出来的,就连牺牲寿命拯救了帝国的事……他也没有任何印象。这些荣誉,并不属于他,但他无从辩驳。每当他

辩解,那并不是他做的事时,大家都会说,那是因为他当时年纪小,所以不记得那些事了。然后,大家都会用更加充满怜爱的眼神注视他。思诺为此感到无力,但他也确实丢失了一段记忆,他只记得小时候的他从树上摔下去,等醒来后,周围的一切就都变了。而他的身边,也多了一个叫司盛的小护卫。大家都说,司盛是被他从奴隶市场救回来的,就连最疼爱他的皇姐也这么说。对此,思诺是真的没有印象。不过有了一个玩伴,他还是觉得很开心。即使在天纵奇才的小护卫的衬托下,不仅修炼速度,就连思维和行动都比常人迟缓的他,会显得更加愚笨,他也还是很喜欢这个小哥哥。他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,曾经形影不离地度过那么多年,就像司盛了解他一样,他也了解司盛的一切。所以,愚笨如他,还是发现了司盛的异常。思诺的眼睛微微泛红。他再次抬眸望向身旁的男子,他俊美如天神,又深受元素精灵的眷顾,是整个帝国最强大的人,可是……“那你是谁?阿盛……他不在了吗?”司盛望见少年眼中的哀伤,不免心中剧痛,他再顾不上礼节,伸手将他搂进怀里,紧紧抱住。“我只是得到了一段不属于我的记忆,因此有了跟过去不一样的感悟,但我还是我,是你的护卫,司盛。”确切地说,那种感觉,更像是融合了另一个人的灵魂碎片,不仅获得了那个人的一切记忆、知识和技能,同时也继承了那人的情感。那个人跟他一样,也叫司盛。他来自另一个已经崩塌的世界,有着跟他相似的童年经历,只是拯救他的,是被神明操控的公主。那个司盛,比他强大太多了,他的意志险些就被摧毁,好在……他也有他的光,有他拼尽一切也想要守护的存在。司盛紧紧抱住怀里的少年,“殿下,请您相信我,我依然是那个深深……敬爱着您的阿盛。”思诺靠在他怀里,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,听着他声音里的颤抖,那个存在了四年的心结,终于开始松动了。“那你之前为什么要躲着我?”思诺不解地道。司盛叹气。“因为,与我融合的那个灵魂,对他的神明有着近乎疯狂的偏执,我担心会控制不住对你造成伤害……”思诺眨眨眼睛,抬起头,愈发不解地望着他。司盛轻柔地为少年拭去眼角的泪痕,温柔又郑重地道:“因为,您就是我的神明。”红晕悄然爬上了思诺的脸。他忍不住往后退开,望着强大耀眼的司盛,他实在无法坦然地接受他这样的表白。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。”少年摇头,否定着自己,“孱弱……笨拙……”“并不是如此。”司盛捧住他的脸,“殿下,在我的心中,您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存在。”思诺脸红地别开视线。“你肯定是被那个灵魂影响,变得偏执了。”司

盛不能否认这一点,但他觉得,他只是因为那个灵魂的经历,而将对殿下原本就抱有的情感,加深了。他无法想象,如果他像那个灵魂一样,被自己的神明所抛弃,永远也无法见到他,甚至连他的声音也听不到了,他会陷入怎样的一种疯狂。所以,一想到殿下的寿命……“殿下,您的身体之所以会如此孱弱,思维时常陷入混沌,是因为您的灵魂——是残缺的。”司盛低声说道。感谢那个与他融合的灵魂,他掌握了更加强大的力量,也让他能够看出殿下身上存在的问题。思诺一怔,“灵魂……残缺?”“对。”司盛颔首,目光充满怜惜地注视着少年。大概也是这个原因,殿下的身体才比普通人长得慢,小时候还经常头疼,需要他整夜抱着,为他输送魔力才能安睡。现在他的情况好转了很多,他们的关系……却反而不像小时候那么亲密了。“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,殿下。”司盛坚定地说道。这四年来,他很少从前线回来,也有这个原因——野外存在着不少百年前留下的遗迹,他希望从中找到办法治好思诺殿下的灵魂残缺。而最近,他终于有了一点眉目。只是那个办法,需要牺牲亲族的性命……如果不到迫不得已,司盛不太想这么做。因为他了解殿下,他不想被他从小放在心尖上、誓死也要守护的少年所仇恨。但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……司盛的眼底闪过一丝晦暗。“阿盛。”少年的声音,唤回了他的思绪。似乎是猜到了什么,少年握住他的手,轻声说:“不要为了我,去做任何不好的事情。”“你看,我现在能够让水晶球发光了,证明努力还是有用的,对吧?”望着少年强装出开朗的笑容,司盛嘴唇微抿。在这个世界上,能够清楚感知到他的情绪,能够准确猜出他想要做什么的人,也就只有面前这个少年了。他附和着点头,“您说得对。”感觉到他情绪的缓和,思诺微松一口气,然后转移话题道:“你这次回来,可以待多久?”“新收复的领地外围,已经建造起了坚固的防线,军队会暂时休整一段时间,不需要我去镇守了。”罗兰德就是靠着这样的稳扎稳打,才成功抵御住了三年前发生的那场兽潮,虽然有一定的损失,但完全在承受范围之内。按照这次收复的国土面积,经营建设……怎么也得花上半年时间吧?听到他可以待这么久,思诺高兴地弯了弯眼睛。“我还以为你很快就要走了呢。”终于解开了心结,很多话他也可以对司盛说出口了,“那你今晚留下来好不好?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睡了。”被册封为元帅之后,司盛就搬去了父皇赐下的城堡,再加上他时常要去前线,这几年,他们相处的时间实在不多。面对少年的挽留,司盛的心情却变得有些复杂。都怪那个异世界的灵魂

……原本,他对殿下的情感很单纯,他只想要守护他,让他健康快乐地长大,然而在那个灵魂的影响下……司盛望着少年尚带着稚气的脸,嘴唇抿了抿,然后轻应了声好,又说道:“大皇子和公主殿下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,应该来得及参加你的成人礼。”“嗯!”思诺很开心,暂时忘却了心中的烦恼,他拉着司盛说话,好奇地询问他关于那个灵魂的事情。只是两人都没想到,他们的烦恼,竟然那么快就得到了解决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